网瘾少年为何驾车撞向高速护栏?

发布者: 发布时间:2017/2/23 9:51:56 阅读:次 【字体:

   网瘾少年为何驾车撞向高速护栏?

  近日,在京港澳高速公路浚县下道口附近,一个浑身是血的少年躺在高速公路上一动不动,身旁没有肇事车辆,只有散落在地的一些汽车大灯碎片。

  河南高速交警九支队接到报警电话后,立即赶到现场,经多方查证,原来是沉溺于网吧数月而不归家的16岁少年小徐为逃脱父亲的管教,偷拿其车钥匙,开着货车打算回浚县。其父发现后,和同事一起开车追儿子。儿子怕被父亲逮着,加速甩开父亲,在即将到达浚县下道口时,货车失控撞向了护栏,小徐跳进高速公路的边沟,不慎摔伤了腿,爬上高速公路时已精疲力尽,最后昏倒在路边。

  小徐不满16岁,不到驾龄,没有驾照开车上路,等待他的是《治安处罚法》的处罚。小徐的悲剧为我们敲响了警钟,小编呼吁:加强孩子的平时教育,并注意教育方法,防患于未然!

  近日,内蒙古公路路政执法监察总队直属支队一大队在对乌兰察布市境内G55高速公路日常巡逻过程中发现,高速边沟被垫平,且护栏板有被破坏迹象,疑似有不法分子引导大车私自偷逃高速公路通行费。

  1

  12月8日

  该路政大队接到举报,有十多辆半挂车在G55高速公路黄家村服务区滞留,疑似逃费车辆。

  2

  12月9日凌晨2时30分

  路政人员与高速交警配合,对6辆逃费车辆进行了截获,并在现场发现2辆可疑白色小轿车,在执法人员准备上前询问时,逃离了现场,疑似“送车人”所驾驶车辆。

  3

  12月9日凌晨4时

  G55高速公路蹲守人员发现,在K317+800米处(二连方向)护栏板被割开,有多辆半挂车准备从“开口”处驶离高速,实施逃费。路政人员在刑警队及高速交警的配合下,再次成功截获4辆逃费车辆。在对现场4名“送车人”实施抓捕时,由于执法人员均着便衣,猖狂的“送车人”手持砍刀欲对执法人员进行袭击,在刑警队民警亮明身份后,弃刀而逃,现场遗弃1辆车牌为蒙A7L911白色捷达车,车内查获大量作案工具。

  被截获的车辆

  部分作案工具

  经查实,现场截获的10辆逃费车此次共计偷逃高速公路通行费7万余元。破坏高速公路护栏板4节,边沟30延米,刺铁丝网50延米,路缘石40延米,公路划痕40延米,共计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近3万元。

  目前抓获的10辆逃费车辆均被扣留,案件将交于集宁区刑警大队处理。

  高速护栏屡被破坏 高速公司报警

  南江警方透露,几年来,正直镇、和平乡该路段村民多次破坏性拆除波形防撞护栏,擅自与原修建高速公路便道接通,连往村社道路,致使行人、摩托车逆向行驶,造成了较大交通隐患。

  1月26日,惠远明和其他4名村民取保候审回到了家,但他已错过大女儿的婚礼。被警方刑拘了20多天,惠远明称已认识到破坏高速路防护栏的错误行为,将给自己和行车人员带来极大危险。

  记者从南江警方获悉,2016年12月15日,南江县公安局接到广巴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工作人员报案,称广巴高速公路巴中至广元方向K105段波形防撞护栏被人多次破坏性拆除,擅自与原修建高速公路便道接通,连往村社道路,影响特别严重。接报后,南江县公安局高度重视,成立专案组侦办此案。

  今年1月3日,南江警方在和平乡11村抓获犯罪嫌疑人惠某某、惠某明、惠某才、孟某某四人,另有惠某仁在逃,后来其向警方自首。5人均带有亲戚关系。

  南江警方透露,几年来,正直镇、和平乡该路段村民多次破坏性拆除波形防撞护栏,擅自与原修建高速公路便道接通,连往村社道路,致使行人、摩托车逆向行驶,造成了较大交通隐患。据广巴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及高速交警广巴二大队证实,他们对这段高速公路的维护管理深感头疼。为此,广巴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多次与当地村民沟通,并在该路段装上摄像监控,设立警示牌。过去几年,每年春节前,高速交警都要在这些“路口”守着。

  背后

  为何破坏?村民称出村道路受阻

彩票大赢家  当地村民称,因为高速路建成后,他们出村的道路受到了阻碍。

  平时赶集都走正直镇,如果“不走高速”,就要绕行很远或过河坐渡船,但渡船没法走摩托车,成本也高。

  为什么村民屡次破坏高速防护栏?记者于1月15日、2月13日两次前往现场采访,当地村民称,因为高速路建成后,他们出村的道路受到了阻碍。

彩票大赢家  在村民指引下,记者找到广巴高速公路巴中至广元方向K105段现场,看到此前遭到破坏的高速路防撞栏已维修好,维修段旁边立有明确的“行人禁止上高速”的牌子。在和平乡11村,一位惠姓村民称,广巴高速2005年底开始建设,2010年建成通车,高速公路建成通车后,和平乡11村以及附近村子就一直受困于出村道路受阻。

  曾任和平乡11村村支书的孟星德介绍,高速路建成后,和平乡的8村、9村、10村部分村民道路受阻,11村绝大部分村民道路受阻。与和平乡接壤的正直镇3村村民尹才安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正直镇3村、4村的部分村民出村道路也被阻断。

  尹才安说,这几个村的村民离正直镇比较近一些,平时赶集都走正直镇,如果“不走高速”,就要绕行很远或过河坐渡船,但渡船没法走摩托车,成本也高。

  和平乡党委书记何术也向成都商报证实,这几个村的村民如果到正直镇赶集,如果绕行的话,大概要走20公里,而顺着高速路方向大概只有六七公里。

  悲剧

  走高速路 一位村民付出生命代价

  2011年一辆改装农用车突然从村社路驶入广巴高速公路巴中至广元方向K105段,造成三车相撞,幸无伤亡;2016年3月13日零时20分许,在相同地点再次发生车祸,和平乡11村的陈某身亡。

  13日,记者采访返回时,在高速公路上遇见4名小学生背着书包走在高速路边,4名小学生称,他们在和平乡中心校读书,住在11村。为何走高速回家?孩子们说,“不走高速,就没有路走啊。”

  “要是有路走,我们干嘛要冒着危险走高速。”尹才安介绍,村民赶集、干农活、孩子上学等,都面临出行困难,所以一些村民只有在高速路“开了两个出口,走一段高速”。

  事实上,“走高速”曾导致活生生的悲剧。鸡年春节前夕,南江警方通报抓获破坏高速路防护栏的惠某某等几人时称,“2011年一辆改装农用车突然从村社路驶入广巴高速公路巴中至广元方向K105段,造成三车相撞,所幸无人员伤亡;2016年3月13日零时20分许,在相同地点再次发生车祸,30多岁的陈某身亡。”

  据记者了解,陈某是和平乡11村的代理村主任,名叫陈勇。多位村民称,陈勇的去世与修建出村道路有关。当天,他向村民表示要去“跑项目”修路,返回时已是晚上,他从高速路走路回村,在巴中至广元方向K105段被车辆撞上,半个月后去世。

  新闻纵深

  出村道路为何迟迟没动工?

  当地政府:项目早就批复,因各方协调耽误,争取今年5月完工

  记者发现,出村道路受阻的这几个村,通往正直镇本来有一条便道,是当年高速路建设后留下的,但多年失修。村民说,“一到下雨天,走路都困难,还别说骑车。”

  记者现场看到,1月15日,在离村民擅自开的“高速出口”旁边,几名民工正在涵洞下硬化施工,并在路边修建堡坎。1月16日,和平乡一张姓副乡长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称,该村道基本上是在原有便道基础上修筑的,按照5.5米宽铺设路基,预计在2017年5月份左右完工。

  2月13日,记者再去查看时,路面基本已平整,但并没有施工。尹才安承包了这条道路的施工,他称“涵洞下路面硬化就是他做的”。另外,他听项目承包人说,今年正月初八开工,“但现在我还没得到消息。”

  尹才安告诉记者,这条便道无法通行的最严重路段,就是高速路下的涵洞,“涵洞下面以前是乱石头,一到下雨,就有很深的积水。”

  2015年8月,成都商报曾刊发一篇和平乡11村《高速阻断出行路 村民骑摩托逆行高速出行》的报道,记者当时向南江县交通局、和平乡求证该村通村道路的修建情况,据称当年5月就已经“发放了设计图纸”,并预计当年10月开工。

  为什么直到2016年下半年才开工?为什么比“预计”整整晚了一年有余才开工?

彩票大赢家  和平乡党委书记何术称,项目确实早就批复下来,建设资金也确定由县上财政拨付,时间耽搁的原因,主要是花在协调上,因为高速路下的涵洞施工涉及与高速路方面的沟通,修路也涉及土地协调的沟通,两项工作耽误了时间。何术说,“今年我们将会赶工期,争取在5月完工。”

彩票大赢家  南江县交通局局长何开国介绍,目前,这条道路确实是个遗留问题,该局已经做出决定,今年上半年一定完工,按照政策,以通村道路每公里50万元的补贴落实,同时与乡、村一起落实,乡镇打路基,交通局负责水泥硬化,村上是业主,负责验收。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© 2016-2020 西藏林鼎交通设施有限公司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 网站地图